91 论外【1 / 3】

“韭菜!”

群脑核桃伙,竟让咱!”

“怎办?棵长歪野草找位置!”

“怕什,给白萝卜进,胡萝卜!”

名执够应各式各诡异况属常规素养,位执放松警惕,抓住武器感觉体力飞速流失。

“兔……兔?”

者身体歪,跪倒穿黑西装,它胡萝卜,萝卜根须连接身体,正将血丝体内拔

“目标已经割掉。”口胡萝卜血,“兔喜欢胡萝卜,新鲜血很满。”

点血够,血,割掉更菜。”

论外收容物,“杀兔集团”,兔数量,兔吃光草,兔片草场。

=

纸级建筑二层,走廊尽头,收容收容物已经消失见,四收容单元被打,改造店铺量蓬松蛋糕被陈列室内,巧克力与枫糖浆制招牌被悬挂“店铺”,穿糖纸图桉厨师正脚麻利烘焙各式各甜点,整条走廊荡漾舒适奶与糖香味。

“唔唔唔真!”

“老板,杯缤纷果乐吗?,抹茶蛋糕草莓蛋糕份!”

份舒芙蕾!”

约十余者正走廊央摆长桌快朵颐,每至少摆四五甜食,甜食被摆桌。

与此五名执者被绑香气诱惑,或者精神比较坚韧,间异化。

……异化。

糖浆取材根根暗绿色触滴落粘液,肉瘤颗粒磨,半透明蛤蟆产蛋,长满每张嘴颗颗水果。

东西,恐怕已经

厨房被掩盖甜蜜表象,精食物治愈者身精神伤痛,瘾。

太担。”

胖乎乎锅“卵”身边路,露憨厚笑容。

“喜欢食物满足,喜欢,喜欢食物。毕竟甜点帝宗旨幸福。”

论外收容物“甜点帝”,奶香与糖果治愈肉体创伤,份爱继续传递给别

=

并级建筑遭处破坏,各收容物离收容单元力气,再加刚刚冲击,较弱趴伏走廊苟延残喘。

,即使昏迷阵断断续续声音涌入耳际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